戒博360-戒博吧-博客论坛
收起左侧

拆二代的自毁之路

0
回复
137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-12 10:5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戒博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戒博360

x
QQ截图20210112105234.png


我出生于一个三线城市周边的农村家庭,继承了祖上三代的优良传统-贫穷,所以从小就没怎么过过好日子。父母是大字不识的农村人,自然也谈不上对子女有什么教育,因此我在初中毕业之后,就没再继续读书,自认为不是一块读书的料。
辍学之后,我在外面打了几年工,其实就是卖苦力,因为不太会讲话,没少受别人冷眼,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,从小就习惯了。后来,母亲得了病,只能整日躺在床上休息,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,我只好选择回来帮忙。

虽然出生在农村,但我对干农活没什么兴趣,因此在照顾母亲的同时,偶尔外出打点零工。就这样混了几年,在此期间看着村里的同龄人建新房、娶漂亮的老婆过门,我一边羡慕的要死,一边又非常沮丧,心里明白,就这家庭条件,谁愿意嫁过来。
或许是老天爷也不忍心看我家的贫穷传统如此悠久,给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。有一天,村长带着几个人来到我家,说因为有一条高速公路正好要经过这里,需要征收我家的房子。随后那些人问我家有几口人,有什么需求等。

我刚想回答,村长连忙抢着说,除了父母,他还有一个快要过门媳妇,说完朝我眨了眨眼。等他们走之后,村长对我说,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征收款,别傻乎乎的。快找一个女人过门。现在想想,还真是要感谢村长,可惜那时不懂事,也没正经给村长送过什么好礼品。
不知是村长泄露了消息,还是邻居们偷听到,周边的人都知道我家要征收的事。之后,上门说亲的络绎不绝,村里从不正眼瞧我的同龄人也跟我称兄道弟起来。那段时间,我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,不敢相信自己时来运转,毕竟不是人人能能中这样的“大奖”。

后来,父亲帮我相了一个附近的姑娘,虽然不是特别漂亮,但老实本分,我没什么意见,这辈子能娶到老婆就很高兴。在等待拆迁的日子里,父母迅速把我们的婚礼给办了,记得当时还是借钱操办,但村里人都愿意借,毕竟人人都知道我家房子征收就有钱了。

办完婚礼后几个月后,老婆怀孕了,征收款项也算出来了,七七八八算上所有补贴好几十万。钱到手之后,我在镇上买了一套房,盘算着将剩下的钱先买台车,然后再弄个门面,做个小生意,能养家糊口就行。

人穷久了,一夜暴富也不见得是好事,我就是最好的例子。自从搬到镇上,原村里的一些同龄人经常约我出去玩,嘴上老板前、老板后的叫个不停。从出生到现在,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威风,自然吃这一套,很快就与他们打得火热,当然开销也跟着大了,毕竟老板是要买单的人。
老婆曾劝我不要跟这些人来往,都是一帮酒肉朋友,可惜我半句也听不进去,觉得大伙这么给面子,怎么也不愿意与他们断绝来往。在这些同龄人的带领下,我频繁出入城里的KTV、酒吧等娱乐夜场。在陆离光怪的场子里,我大开眼界,原来有钱可以过得这么精彩。
不久,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个叫忠哥的城里人,他很热心,凡是有好玩的地方,总是第一时间叫我去。与其他人不同,他出手大方,有时候抢着要买单,我很喜欢跟他一起玩耍。当他得知我想搞个门面做小生意时,便对我说,这年头生意难做啊!别说你没经验,现在有经验的都不想做了。
本来就有点胆怯的我,听他这么一说,更加犹豫不决。后来我想到,忠哥出手大方,应该很会赚钱,便问他有什么好的赚钱门路没有。忠哥起初还推脱,后来经不住我再三追问,便说到有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,就看我有没有胆量。

听说要胆量,我瞬间就退缩了,这是我的软肋。忠哥见我神色,便知我什么情况,又说其实胆量是其次,如果运气好的话,你手上的那些钱再翻个倍,完全没问题。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,运气这东西不正是我一直拥有的吗。
见我心动,忠哥接着说,我今天先带你去看看。在他的带领下,我来到一个很大的地下赌场,忠哥显然对这里很熟悉,很快就找了一个位置玩了起来。他让我在旁边看着,没多久,他就赢了一堆钱。

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容易。”忠哥边玩边对我说。
“这个我不会玩啊!”我小声回答。
“没关系,我教你。今天你随便玩,输了算我的。”忠哥让旁边的人腾了一个位置给我。

说来也奇怪,我上场没多久,居然把把都赢,很快也赢了一堆钱。忠哥笑道,没看出啊!老弟挺有赌的天分。没多久,我就赢了好几千,直到老婆打电话叫我回家,我才恋恋不舍的起身。回家之后,那一晚我久久不能入眠,脑子尽想着,原来世间还有这么容易赚钱的方法。
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找到忠哥,央求他带我再去赌场试运气。忠哥开玩笑的说,你这么会赢钱,赌场老板会输得连裤子都没得穿。果然如忠哥所说,我运气好到爆棚,在赌场连赢了几天,要不是体力不支,我恨不得长驻赌场,每次起身离开都是意犹未尽。

那段时间,我真以为自己是天生的赌神,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,就能成为真正的有钱人。随后几天开始有输有赢,我不以为然,输的时候相信自己能赢回来,赢的时候就想再多赢一些。赌场就像一块吸铁石,死死地吸着我。

一段时间之后,我越来越迷恋赌场赢钱的感觉,有时候整天都混在赌场里,身体吃不消的时候就喝茶、红牛,以及咖啡之类的提神饮料。再后来,喝这些也没啥感觉,就到赌场提供的小房睡一会,脑袋就是一个念头,多赢钱,赢大钱。

家里人还一直以为我在外面只是喜欢玩,回到家中,也只劝说不要乱花钱,多在家里陪陪待产的老婆,我嘴上答应的挺好的,转身就进了赌场。慢慢我发现自己开始输多赢少,之前赢的钱又输给了赌场,还倒贴不少。

看到自己的钱大把大把的输在赌场,内心开始有点动摇,我准备不玩了。这个时候忠哥又过来劝说,赌场有赢有输才正常。运气来了,输的钱一下就回来,如果你现在不玩了,输的钱就真的扔水里,没办法回来了。

听他这么一说,我的兴趣一下又上来了,瞬间豪情万丈,不就输几万块钱,下几把赢回来就是。谁知道依旧输多赢少,但我永远是期待着下几把赢回来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了赌瘾吧!赌已经够毁人了,但对我来说,只是开了一个头。

有一次,我连续几天几晚混战在赌场内,眼睛都快睁不开,就是不愿意下桌,只想着要把之前输的钱赢回来。忠哥见我如此疯狂,便拉着我进了到一边,说老弟,这样搞不行,大脑不清醒,玩什么都是输。我这里有好东西,吸了就能提神,几天几夜都可以不用睡觉。
说完这些,忠哥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,里面装着几颗像冰糖的东西。我那时丝毫没有怀疑他的居心,只听到说可以提神,几天几夜不用睡觉,就立马学着吸食起来。吸了几口之后,昏昏沉沉的大脑一下就清醒了,精力十足,心里还在想,这东西提神真管用。

自从有了这提神物,我在赌场如虎添翼,虽然还是输少赢多,但时刻有精力作战,无比坚信自己能赢回来。后来,我才知道这是冰毒,当然如果当时有人告诉我这是毒品,我也不一定会相信,因为它与之前了解的海洛因毒品完全不同。

赌和毒,两者任何一项就足以毁人一生,我却只花了几个月时间,从赌发展成毒鬼,悲剧早已注定。在那段昏昏噩噩的日子里,其实我有过一次回头的机会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老婆发现了我在家吸冰毒的工具,逼问我是不是在吸毒。

尽管我一再否认,但在她从家里搜出来的冰毒面前,无言以对。见我默认,老婆差点就晕厥过去,哭泣着说,要你别跟他们来往,你就是不听,现在让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。父亲当场煽了我两耳光,母亲气得瘫坐在地上。

那时候,我良心还未泯,看着家人如此痛心,特别是看到大肚子的老婆如今伤心,非常悔恨自己的愚蠢行为,跪在他们面前不停的认错。当时我在赌场输的钱,加毒品开销,差不多有十几万,虽然不是少数,但如果就此收手,依然能过上不尝吃穿的生活。
事后,在我的发誓和再三保证不再吸毒下,老婆和父母选择了原谅,认为我只是一时糊涂被人带着吸毒(他们还不清楚我赌博的事)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确实再也没去赌场,以及碰冰毒,只在家安心呆着,哪也不敢去,等待孩子的来临。

家人都以为我是在真心悔过,但自己其实很清楚,内心的恶魔种子早已开花结果,一旦外出就容易被人引诱出来,所以才不愿外出。两个月后孩子出生了,是个女儿,非常漂亮,我很喜欢,抱着不愿松手。老婆月子里,我忙前忙后,把之前的事忘得差不多了。
陪着女儿那几个月,算是我一生中最无杂念的快乐,老婆都埋怨我,有了女儿就忘了她。或许是认为自己心魔已消,便不再时时待在家里,有时候也偶尔出去走走。有一次,女儿的纸尿裤用完了,我到城里的超市去购买时,又遇到了忠哥。

他一脸微笑的向我打招呼,关切的问到,怎么好久不见去赌场玩了。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我讷讷说家里有事,以后也不会去了。见我神色,忠哥已然猜测到什么事,换了一副表情说到,一个大男人,身为一家之主,居然会怕老婆,真是有够怂的。

我这人除了胆小,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受不了别人的讥讽。当场就吼到,乱说什么,我是自己不想玩的。见我动怒,忠哥又换回之前的笑脸,老弟,不是就好,输了这么多,就真的不打算翻本,听说输了十几万啊!我最近在赌场可赢了不少,下午去买台新车。

忠哥的一番话,动摇了我那颗悔过的心,“再去赌一把,把失去的都赢回来”的念头,又浮现在脑子里。见我没接话,忠哥接着说我现在先去赌一把,再赢点车钱。就完就转身离去,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,我鬼使神差跟了上去,忘记还在家里等我买纸尿裤回去的妻女。

复赌之后,很快又开始复吸冰毒,有了一次,第二次、每三次接踵而至,玩起来以往更疯狂,人也变得越来越偏激和不讲理。当老婆再次在家里发现了我吸毒的证据时,我做任何解释,直接摔门去了赌场,丝毫没理会她的反应。面对父母的指责和痛骂,我面无表情,有一次甚至还把想煽我耳光的老父亲推倒在地。
如果说之前或多或少还有点理性,这次基本就丧失了人性。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,在赌桌上失去的,就在赌桌上赢回来。毒瘾也越来越大,行为越来越来偏激,无论输多少,都不愿意下台,上赌桌就是几天不下台,最疯的时候一天输了十几万,拆迁费用很快被我败光。

没钱了,我就开始在赌场借钱,这些要命的高利贷,利滚利让我越欠越多,输完之后,就开始暴力摧债。走投无路的我,把目光盯上了购置的房子。但我知道老婆和父母不会同意,于是我天天在家找茬闹事,甚至拿女儿来威胁老婆。

老婆终于受不了我的折磨,对我彻底死了心,提出房子可以随我处理,但必须先离婚,然后放弃孩子的抚养权。那时的我,可以说是一个混蛋,脑子只想把房子换成钱,认为离婚就离婚,只要能把输的钱全部赢回来,老婆和女儿就会回来。

离婚之后,我故技重演,开始折腾父母,不堪受辱的他们,也撒手不再管我,去了亲戚家避难。我火速把房子卖了,弄了一笔钱,转身又去了赌场。除了还部分赌债之外,这笔钱很快又被我投身赌桌,没多久又输光了。上一秒还笑脸相迎的赌场,下一秒就把我扔出了赌场。

无地可去的我只得露宿街头,在赌瘾与毒瘾又重煎熬下,我以为自己会横尸街头。此时镇上的人都知道我的“光辉事迹”,从身边路过都是一副非常鄙视的样子。正是那段时间,我的头发白了很多,面貌也苍老了许多。

最后还是镇上的人看不下去,通知我父母回来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尽管我把他们气得半死,可谁又能舍得让自己的子女受罪。他们把偷偷藏下来的养老钱拿出来,送我来这里戒毒瘾和赌瘾,还一直鼓励我,不要放弃,重头来过。

我很愧疚,父母都一把年纪了,我还搞得他们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,不仅如此,年迈的他们还要反过来为不省事的儿子操心。更对不起妻被我深深伤害的妻女,如果不是我,她们原本应该很幸福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戒博360

本版积分规则

查看手机版戒博

wap.jiebo360.cn

随时了解戒博论坛

www.jiebo360.cn

在线客服(服务时间 10:30~18:00)

在线QQ客服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齐浜大厦456号2幢10楼
电邮:jiebo360@163.com

戒博360 戒博吧! X3.4© 2020 论坛博客( 湘ICP备2020021654号-1 )